脱贫攻坚大事巡礼
2017脱贫攻坚奖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赴宁夏调研:凝心聚力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8年06月25日 09:33   来源:人民日报   

  宁夏西吉、海原、固原、隆德等县,是“苦瘠甲天下”的深度贫困地区,也是脱贫攻坚主战场。近日,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巩固脱贫成果、保证长期稳定脱贫”专题调研组赴宁夏就当地扶贫脱贫情况进行调研,为全国政协举行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做准备。

  脱贫攻坚是三大攻坚战之一,在攻克一道道难关征途上正在向纵深推进。一些“热”问题需要冷思考,一些“冷”问题更需提前谋划。宁夏之行,无疑给委员们议政建言增加了重要分量。

  深入一线 实地调研

  调研伊始,委员们兵分三路,直奔深度贫困地区,力求掌握第一线的第一手情况。

  易地扶贫搬迁、探索防止返贫的政策和制度供给、防范化解扶贫工作中的金融风险,分别是三个小组关注的主要课题。第一调研组在全国政协副主席杨传堂带领下,实地考察了8个移民搬迁村,随机走访了近40户移民搬迁户。第二调研组在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主任罗志军带领下,深入5个乡村,走访了20多户贫困户。第三调研组在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吴晓青带领下,先后进入1区1县5个贫困村,走访了14户脱贫户、3户贫困户。

  扑下身子,接地气,探实情。委员们白天勤走多问,与村干部、致富带头人、不同类型的扶贫帮困人员进行一对一的深入交流。晚上则交流讨论收集汇总,研究问题,提出对策。

  长期奋战在帮扶一线的基层干部,他们的真心与深情、追求与奋斗、务实与创新,让委员们深受感动。

  在同心县预旺镇贺家塬村,委员们见到了驻村第一书记丁海燕。丁海燕是宁夏吴忠市水务局工会主席,2015年3月被选派到贺家塬村任驻村第一书记。村干部李文明对委员们说:“原以为她来只是走过场,没想到这一干就是两年多,把我们这里的‘死水’搅活了,现在她已经成了村民的主心骨。”

  贺家塬村由于自然条件恶劣,当时常住户仅剩47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44户165人,村民基本上都是老弱病残,劳动能力差,村里没有像样的产业……丁海燕驻村后,挨家挨户实地摸排,对全村贫困情况做到了如指掌,工作有声有色,两年让这个贫穷的小山村大变样:村子里通了自来水,村民们搬出了土坯房、住上了敞亮的新房,孩子们也即将拥有新的学校。

  去年3月,丁海燕的派驻时间已到期,贺家塬村的脱贫任务也已完成,但村民们舍不得于海燕离开。为了巩固脱贫成果,于海燕选择留了下来。她告诉委员们:“虽然因为驻村扶贫,我和家人不能团聚,但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我觉得值!” 委员们为她热烈鼓掌。

  感知热度 冷静思考

  贫困的地方往往偏远。但即使是在“西海固”最偏远的山村,村民们也能头头是道地讲出党中央的扶贫政策。

  对脱贫攻坚之热,委员们内心欣慰。

  政策热起来了。在政策供给上,宁夏先后出台产业扶贫、金融扶贫、就业扶贫、搬迁扶贫、生态扶贫、教育扶贫、健康扶贫、危房改造、社会保障兜底等政策文件,增加制度供给,落实攻坚举措。

  “闽宁模式”热起来了。20多年来,福建持续加大对口宁夏的帮扶力度,探索建立了“4+1+1”(一个贫困户四头牛、一个农业大棚、一个光伏电站)脱贫路径,形成的扶贫开发模式成效显著,受到农民欢迎。

  易地搬迁热起来了。“十三五”打响脱贫攻坚战以来,宁夏以更大力度开展易地扶贫搬迁,2019年全区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可提前完成。

  发现需要冷思考的问题是调研的重头戏。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于革胜委员发现,构建稳定脱贫机制还有些“冷”,需要加把火。

  多位委员感到,刚刚脱贫、随时有可能陷入再贫困的“边缘群体”和一脱贫政策优惠就大幅减少的“悬崖效应”,需要热切关注。

  还有委员认为,激发贫困人员奋发进取精神,实现“精神脱贫”应当引起更多重视。

  积极建言 扎实推进

  知“冷”知“热”,为的是更加贴心。

  各调研组一边调研一边思考,怎样才能把脱贫攻坚事业往前推进得更好更有效?

  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副主任陈晓华对下一步工作更关注“深化认识”问题:“必须进一步加深各级对习近平总书记‘三农’思想的认识,按照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谋划科学有效的新办法。”针对易地搬迁扶贫,他还提出建议:“要给予这些基础尚不稳固的地区三到五年的政策准备期,为这些地区的发展预留出发展的空间。”

  “在解决返贫致贫短板问题上要有韧劲、有定力。”来自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的朱水芳委员,对解决因病、因灾、因残、因学、因老致贫返贫问题采取“普惠性+特惠性”的政策措施,作了初步思考。

  新疆农业大学校长蒋平安委员一直关心的是“边缘群体”,他提出,“那些虽然还达不到贫困标准,但生活水平也没高出多少的‘边缘群体’,也需要得到更多关注和重视。”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刘惠好委员看来,因为农村小额贷款成本高、监管难,似乎很难吸引商业银行的目光。她提出,“从贷款规模上,能进行扶贫小额信贷的更少,商业银行基本没有参与进来,应当想办法改变这一状况”。


(责任编辑:景远)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