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大事巡礼
2017脱贫攻坚奖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让更多“大眼睛”共享人生出彩机会

2017年12月20日 10:26   来源:农民日报   

  柯利刚

  近日,当年希望工程“大眼睛”女孩苏明娟当选兼职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的消息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也引发了人们对贫困儿童如何走出一条人生出彩之路的深入思考。

  回顾苏明娟此前的人生之路,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最终享有了出彩人生。1991年,她8岁,一张名为《我要读书》的照片让中国人记住了她的大眼睛,后来,“大眼睛”被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确定为“希望工程”标志;1998年,她14岁,受邀去北京参加中国共青团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她被选举为团中央候补委员;2002年,她19岁,进入安徽大学职业技术学院金融专业学习,毕业之后通过考试进入银行工作;2017年,她34岁,成为兼职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

  1991年,她以安徽金寨县一个贫困农村小女孩的身份走进大众视野;2017年,她以都市白领政府兼职人员的身份吸引公众目光。26年时间,她实现了人生逆袭,迎来了人生的华丽转身,这对于我们多有启示意义。

  对于社会个体而言,苏明娟的奋进之路,充分说明了读书可以改变命运,个人奋斗永不失效。苏明娟最开始是因为一张《我要读书》的照片而为人所知,假若当初没有这张照片,她也没能上学,她的命运兴许就是辍学打工。苏明娟通过读书,通过奋斗,不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且改变了家人的命运,中断了贫困的代际传递。

  对于社会组织而言,苏明娟的人生出彩之路,恰恰证明了希望工程等公益事业对于个体成长的巨大助力作用。作为希望工程的标志人物,苏明娟的每一次关键转变,都有希望工程伴随左右。没有希望工程的帮扶,很难说苏明娟就一定能达到今天的人生高度。希望工程是为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儿童而产生的,它不但有力解决了苏明娟的上学读书问题,而且有效打通了苏明娟的人生发展空间,窥斑见豹,应该说希望工程完满地践行了它的设定初衷。

  在某一个层面,我们可以说,希望工程以及它背后的那些善良的人帮助了苏明娟;换一个层面,我们也可以说,苏明娟也帮助了希望工程以及社会普通大众。从1989年10月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起“希望工程”开始,直到1992年4月,总计收到捐款1200万元。然而从1992年4月起,自从“大眼睛”苏明娟被确定为“希望工程”的标志后,短短8个月内,该基金会收到的捐款迅速突破亿元。这一双“大眼睛”吸引了大家的关注,激起了社会的关爱,汇聚了磅礴的正能量,传递了人世间的真情。

  希望工程和受助对象之间的这种相互促进关系不仅体现在苏明娟身上,也体现在其他受助对象身上。张胜利,被称作“希望工程第一人”,受希望工程救助,他读完了小学、初中的全部课程。1995年8月,中国青基会实施教师培训计划,他被上海第一师范学校免试、免费录取。毕业后,张胜利放弃了留在城市的机会,选择回到家乡,让“希望”在他的家乡桃木疙瘩村继续延伸。这些年来,张胜利通过努力帮助援建了3所希望小学,帮助贫困生300多名,帮助30多名患有疾病的孩子康复。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一些希望工程的受助对象,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并走上工作岗位,他们或许没有成为苏明娟那样的明星人物,但很多人成为了各自工作岗位上的核心人物。统计发现,他们有的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有的成为都市白领,有的成为产业工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当中的相当一批人,像张胜利一样,成为了光荣的人民教师。不管他们从事什么职业,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都在努力传递和播撒着爱心与希望。

  希望工程和受助对象之间的这种相互促进关系,有利于希望工程事业的壮大,有利于更多像苏明娟一样的“大眼睛”被发现被眷顾,继而能够享有人生出彩机会。但“大眼睛”苏明娟也好,“希望工程第一人”张胜利也罢,抑或是希望工程的其他标志人物,比如“大鼻涕”胡善辉、“小光头”张天义等,像他们这样的“幸运儿”毕竟有限,相较于他们,那些没被希望工程关注到的贫困学生又该如何改变他们的命运呢?为了让更多的“大眼睛”共享人生出彩机会,不但要依靠公益事业的客观效应,也要依靠各界力量的主观作为。

  近些年,中国经济持续发展,义务教育投入也在持续增加,希望工程、春蕾计划这样的助学公益项目也在不断涌现,因贫辍学的现象有了很大程度的缓解。但城乡发展不平衡、农村发展不充分的现实仍然摆在我们面前,一些边远贫困地区的教育问题仍要引起重视,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其他力量要精准分配资源,扫除学生求学的经济障碍。

  另一方面,一些学生辍学,并不仅仅是家庭经济原因,还有家长认识问题,是“读书无用论”观念在作怪。近日,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啦井镇,甚至动用了法律手段,将不听劝说让孩子辍学的家长告上法庭,以此来维护学生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应该说问题得到了解决,但法律手段毕竟不是治本之策。苏明娟被选为兼职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恰恰传达了这样一种深意:希望工程不仅要给别人送去物质上的希望,更要给一些人送去精神上的希望。“大眼睛”苏明娟的人物故事,可以很大程度上振奋人们的精神,改变人们的认识,从而激发读书改变命运的内生动力。

  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其他力量要形成合力,综合使用政治、经济、法律和宣传等方式,既注重改变外部环境,也着力激发内生动力,如此才能让更多的梦想照进现实,让更多的“大眼睛”共享人生出彩机会。


(责任编辑:景远)

分享到:
35.1K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