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看成效
2017两会
首页 > 专稿 > 正文

记者蹲点笔记⑥——来自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向化藏族乡上滩村的报告

2017年05月24日 07:46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吉蕾蕾

  生态畜牧业已经成为上滩村脱贫致富的主导产业。图为牦牛养殖大户李存库正在山上赶牛。

  尽管种植土豆比较繁琐,但产量高、效益好。村民加入合作社后,每亩能增收近1500元。

  如今,土地开发整理项目正在村里如火如荼地推进。到今年9月底,村里的田间道路、桥梁将焕然一新。

  土地流转给合作社后,村民都会到合作社去打工,每天70元的收益让不少村民摆脱了贫困。本报记者 吉蕾蕾摄

  上滩村地处偏远,信息闭塞,观念陈旧,村民多以土地为生,靠天吃饭。近年来,村里确立了“一工(务工)、二养、三种”的扶贫基本思路,有计划组织实施劳务输出,立足当地优势扩大养殖规模,并大力发展特色种植业。同时,金融扶贫、产业扶贫、项目扶贫、医疗扶贫等多措并举,形成了稳定的脱贫致富局面。

  因户施策——

  干部与贫困户结“亲戚”

  5月3日,连续几天的雨雪天气终于有所好转。傍晚时分,村民昝满贵姐正在院子里拾掇晾干的中药材。大门口突然有人喊:“贵姐,城里来亲戚啦!”贵姐赶忙出门相迎,原来是赵俊芳来了。

  赵俊芳是青海省西宁市卫生监督所的党支部书记,他认贵姐这个“亲戚”已经2年了。看到“亲戚”来了,贵姐笑容满面地拍了拍手上的灰,连忙拉着赵俊芳的手往屋里请。

  贵姐家是因病致贫、因学致贫的贫困户。丈夫马得库体弱多病,患有肺心病,常年服药,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每年医药费需要3万多元。她的一双儿女都在上大学,每年学费也要1万元左右。贵姐一边要照顾患病的丈夫,一边又要为生计忙活,46岁的她看上去特别苍老。

  让贵姐欣慰的是,尽管家里困难,但孩子学习都好,而且非常孝顺。“女儿的生活费都是自己勤工俭学挣来的,有了余钱还补贴家用。”谈起女儿,贵姐脸上写满了骄傲。她说,女儿刚考上青海大学时,由于家里困难,儿子也要上学,女儿不忍母亲太操劳,曾提出自己出嫁要些聘礼补贴家用。贵姐说,“我坚决没同意,我们这辈已经很穷了,他们不能跟我们一样。只有好好读书才能有出息”。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驻上滩村第一书记周丹文知道贵姐家的情况后,积极帮助贵姐申请帮扶,因户施策。一方面,通过青海省出台的“一联双帮三治”的扶贫工作机制,协调联点帮扶单位西宁市卫生监督所,与贵姐家结对认亲,发挥行业扶贫优势,实施医疗救治帮扶;另一方面,为了让贵姐尽快脱贫,通过金融扶贫政策,帮助她贴息贷款3万元发展药材生意,今年又申请了人均5400元的产业发展资金,发放西门塔尔母牛3头。去年,周丹文又帮助贵姐家申请了低保贫困户,每年每人可享受2016元的补贴,她的儿子女儿也申请到了1.2万元的大学生困难救助。

  回想起揭不开锅的日子,贵姐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她告诉记者,2015年,丈夫住院5次,家里的所有积蓄都花光了,还欠了不少外债,连电费都交不起。她感慨地说,“如果不是村里周书记为我们申请帮扶,脱贫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更不会攀上省里的‘亲戚’,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

  如今,她的女儿在青海大学读大四,今年就要毕业了,由于成绩优异,已被山东东阿阿胶公司聘用。儿子19岁,今年也将从西安医药科技职业学校毕业,现在正在杭州一家药企实习。“儿子女儿终于可以自己赚钱了。”贵姐说,苦日子也算是熬出来了,“今年我也要积极脱贫,不能拖全村的后腿”。

  拔掉“病”根——

  为村民脱贫增底气

  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导致村民贫困的重要原因。季存儿就是上滩村因病致贫的贫困户。

  回忆起致贫原因,季存儿说,女儿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学校突然晕倒,送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患有癫痫。从此,每年需要花费5000元至6000元的医药费不说,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女儿也有了心理阴影,成绩一路下滑,性格也变得孤僻。为了照顾女儿,季存儿和丈夫不敢外出务工,仅靠家里种点地,养几头牛勉强维持生活。

  同样的“不幸”也落到了李德良家。李德良说,两年前,突然接到女儿学校的电话,说女儿忽然晕倒了,他马上赶往医院,诊断结果是女儿患上了癫痫。女儿生病,妻子身体又不好,李德良只能在家附近找些零活干,日子过得十分紧巴。

  2015年10月份,驻村第一书记周丹文的到来,彻底改变了季存儿、李德良家的生活。

  经过走访查证,周丹文发现全村疑似癫痫病的女孩有8人,其中已有2名女孩辍学在家。由于孩子生病,这些家庭基本上都成了贫困户。

  为了帮助孩子查出病因,让贫困户从困境中走出来,周丹文积极联系县市卫生部门,前后两次组织专家对8名女孩进行免费会诊。经过检查,医生发现其中7名女孩并没有患上癫痫病。

  “当得知女儿没生病的时候,一块压在全家人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季存儿说,这次确诊改变了她一辈子的命运。令她欣慰的是,现在读小学六年级的女儿学习成绩优异,性格变得开朗了。

  季存儿说,她今年参加了村里的养鸡合作社,收到了80羽鸡苗。顺利的话,再过几个月鸡苗长大,算上鸡蛋和肉鸡的收益,到年底再赚个9000元应该没问题。同时,季存儿家今年还能享受到人均5400元的产业发展扶贫资金。“算上这次分发的4头牛,家里就有10头牛了。不算母牛生的小牛,公牛养到8个月至少也能卖到5000元左右,今年脱贫肯定没问题!”

  去年已经脱贫的李德良说,女儿的“病”确诊后,他就外出打工,年底挣回了2万元,家里还增养到10头牛,日子也过得去,“去年我主动申请脱贫,把政府的一些好政策留给更困难的贫困户”。

  周丹文告诉记者,上滩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共83户,其中有50户是因病致贫,“娃娃生病,全家对生活没了期望,脱贫都难,更别说致富了”。如今,这些女孩纷纷背上书包走进学校,有的学习成绩还名列前茅。

  “要想致富奔小康,先送子女上学堂”的标语醒目地写在了村里的红墙上。

  “要找准致贫的‘病’根,对症下药,必须先解决群众看不起病、不看病的难题。”周丹文说。

  驻村以来,周丹文积极主动联系西宁市4家爱心医院,在村里开展义诊并为行动不便的贫困户上门免费送医送药。如今,在青海省国土资源厅的支持下,周丹文筹集了23万元专项资金,建设了80平方米的标准村级卫生室,预计今年6月份就能投入使用。

  依托产业——

  “牛司令”有个致富梦

  近年来,依托4.08万亩的优良草场和村民世代养殖牛羊的经验和技术,上滩村确立了把生态畜牧业作为主导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看到实际利益的村民也逐渐改变了以前的养殖思路,由原来养一两头牛,发展到七八头,甚至几十头、上百头。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村民李存库。

  45岁的李存库是村里的牦牛养殖大户,养殖牦牛已经有20多年。李存库心里有本明白账,当时在外务工一天10元,除去春种和秋收的时间,真正在外打工的时间只有4个月,最多也就赚1200元,还不算吃喝。回家后,他花1200元买了12头牦牛,在山上散养了1年,不算生下的小牛犊,8头公牛卖了2400元。

  尝到甜头的李存库,从此和牦牛结下了不解之缘。经过多年的经验积累,对牦牛习性了如指掌的他,如今在山上散养的牦牛已达160多头。

  一手持毛鞭、一手持望远镜站在山腰上的李存库宛如一位“牛司令”。记者疑惑,相比而言,黄牛见效快、价格高,还不用满山跑,为什么选择养牦牛而不养黄牛呢?李存库笑着说,黄牛必须早出晚归,而且每年只有4月份至8月份能上山吃草,天冷就得喂食,饲料成本太高。

  “牦牛不同,它们一直生活在山上,吃的是冬虫夏草,喝的是天山雪水,虽然长得慢,但不易生病。”李存库说,公牛长1年可以卖上4000多元,虽然抵不上黄牛的价格,但是算上饲料钱也差不了太多。

  谈到今年村子要达到脱贫摘帽的目标,李存库说:“一个人富不算富,能带动村民,带动贫困户一起脱贫致富才是真的富。”去年6月份,他成立了大通存盛畜牧养殖专业合作社,其中有3名成员是贫困户。

  李存库当下最大的愿望就是去银行申请30万元的贷款,“有了这笔钱,可以雇工帮忙育肥,也可以以低于市场价一半的价格把小牛犊卖给贫困户养殖,让他们也能发展养殖业,大家共同脱贫致富”。

  “目前看来,定位发展生态畜牧业为当家产业,这条路是选准了、走对了。”村干部介绍,以村民养殖10头黄牛为例,在保持数量不变的情况下,每年仅新增的小牛犊就可为村民带来1万元至2万元的收入。同时,为了充分利用贫困人口人均5400元的产业扶持资金,上滩村村两委日前编写了《大通县向化藏族乡上滩村2017年产业发展实施方案》,将投入103.68万元,为有产业发展经营能力的45户贫困户购置西门塔尔母牛,进一步拓宽贫困户发展道路。预计今年6月中旬,这些“脱贫牛”将发放到贫困户家中。


(责任编辑 :高原)

分享到:
35.1K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