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大事巡礼
2017脱贫攻坚奖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巩宸宇:博士驻村,从一件件小事做起

2018年01月16日 09:31   来源:人民日报   杨文明

  2017年12月20日,巩宸宇写完第六十三篇驻村日记,字数统计定格在10.4万字,超过了博士毕业论文的标准字数。4个月前,巩宸宇决定办理博士休学,被最高人民检察院选派到云南省西畴县西洒镇瓦厂村担任第一书记,成为村民口中的“博士书记”。驻村时间算不上长,但巩宸宇坦言成长得不算慢、“也不能慢”。

  从博士到第一书记,让我们一起听听“博士书记”的成长故事。

  他怕自己一犹豫,就错过了去贫困山区扶贫的时机

  “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拿主意!”电话突然挂断,巩宸宇知道母亲这次是真生气了。

  也难怪,2017年6月,在检察日报社任职的巩宸宇才如愿考取中国政法大学博士,这会儿去扶贫,读博咋办?扶贫地点在2000多公里外的边疆云南,安不安全?更何况,马上就要到而立之年,跟女友的婚事岂不又得往后顺延?

  次日清晨5点,巩宸宇被母亲的短信吵醒:“儿子,昨晚我和你爸一夜没睡。你长大了,自己的事自己做决定吧。如果你很想去,我和你爸肯定会无条件地支持你,但你要考虑清楚博士和女朋友的问题,不要扶贫两年回来后什么都没了。云南那么远,我和你爸只有你这一个儿子……”

  巩宸宇不禁想起2015年母亲在协和医院做手术时的场景,“倘若父母生病,而我却在2000公里外赶不回去,岂不只能干着急?”母亲的一条短信深深触动了巩宸宇的心。

  对双亲的担忧虽然让巩宸宇犯了愁,但导师的默许却让他多了些底气。“挺好的机会,你处理好上课和扶贫的关系。有机会我也和你父母再沟通一下。”

  “女朋友那边同意了?”听说巩宸宇报名,单位人事处的同事又追问一句。已经谈了近3年的恋爱,眼瞅可能就要“修成正果”,可这一下异地2年,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先斩后奏完,我就直奔昌平哄女友去了。”巩宸宇说,他怕自己一犹豫,就错过了去贫困山区扶贫的时机。好在女友通情达理,让他安心扶贫。

  “爸,估计你得开车来一趟北京,把我这一大堆东西拿回家去,出去两年也没必要再租房子了,一年能省3万多呢。”哄完女友,退了房子,去年7月27日,巩宸宇踏上了云南的土地。

  “已近夜里11点,山路只有一车宽,一路上都是下雨后的塌方点,多得数不过来,身旁就是万丈深渊。”他在驻村第四天的日记中写道:“说不害怕是自欺欺人,可我总觉得一车都是为脱贫攻坚而来的好人,该受到眷顾才是。”战战兢兢中,巩宸宇开始试着融入村子,用双脚丈量每一寸土地。

  如今,巩宸宇不但可以坐着村民的摩托车在颠簸陡峭的道路上往返于山顶山脚,还可以徒步4公里前往大山深处的村寨走访贫困户。他说:“老百姓能下来,我们村干部就能上得去。”

  “尽量不要穿白衬衣,村民会担心弄脏你的衣服而和你保持距离”

  巩宸宇扶贫的瓦厂村,是一个由壮族、苗族、汉族、彝族等组成的多民族行政村,地处滇南石漠化地区,全村不到1800人,贫困人口却超过1/3。

  刚到瓦厂,信心满满的巩宸宇却一下傻了眼。“英雄难过‘语言关’。村民说的方言我听不懂,我普通话说快点,群众也听不太明白。” 从开始时一定得喊上村干部,到如今连蒙带猜再比划,巩宸宇终于可以“单飞”了。

  12月6日,瓦厂村小组;12月7日,上果村小组……“单飞”的背后,是巩宸宇用了4个月时间走访瓦厂全部15个自然村、几百户农户。“了解每个村的自然条件、人文环境和交通状况,是因村施策、精准扶贫的第一步。”

  可别小看了走遍15个自然村。从面积上看,一个瓦厂村就31平方公里,超过北京一个大一点的街道;从时间上算,雨天去最远村寨的时间比北京飞昆明的时间还长。巩宸宇在日记中写道:“去新寨小组的路,如果赶上天气好,勉强可以开车,沿着一车宽的毛路靠着悬崖边走,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如果天气不好就只能坐车来到瓦厂或者李子坪村小组,再步行两个小时,穿过一片原始森林和杂草路,摔倒、划伤是常有的事。” 去年12月6日,巩宸宇和村干部李武学再次前往瓦厂自然条件最恶劣的两个村寨,不到100米的山路,巩宸宇连走带爬就花了半小时。

  如果不进村小组,巩宸宇每天下午5点会从村委会沿着公路散步,顺便看看孩子们的放学路。每逢有学生经过,总会端端正正地跟他敬礼,并恭敬地道一声:“巩书记好!”

  记者好奇他怎么做到让每个孩子都记住?他说,刚下村那会儿, 他家访时发现不少孩子因家中没有台灯,只能在漆黑的房间中趴在凳子上写作业。为此,他利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发布募捐信息,向派出单位和中华儿慈会等慈善机构求助,筹集到1万多元善款、台灯40余盏,实现了对汤谷民族小学在校学生捐赠全覆盖。也就是从那时起,乡亲们知道村里来了位“给娃送台灯的博士书记”。

  “尽量不要穿白衬衣,村民会担心弄脏你的衣服而和你保持距离;不要在阳光下戴墨镜,村民会觉得你对他们不尊重;兜里没事儿就装几块糖,有的时候给孩子几块糖比给他们做一个小时工作还管用;在村民家喝水也不要用自己的杯子,否则他们会认为你嫌他们不干净……”巩宸宇通过不断和群众接触,渐渐总结出了一些经验。

  “其实群众对我们的信任就是通过这一点点小事不断积累起来的。我们在了解村民的同时,村民也在用他们的眼光审视着我们。”如今,巩宸宇已慢慢走进了群众心里。

  “你姓巩,就得把我们都‘拱’起来”

  说起从北京出发前的想法,巩宸宇坦言“很傻很天真”。

  2018年3月,就是新寨村小组整村易地搬迁的日子。本是好事儿,巩宸宇却犯了愁。“只会种地的村民进了城,要是没有持续稳定的收入,连生存都是问题。”

  新寨家家户户都有几亩八角树,政府还出资给每户贫困户提供了两头能繁母牛。“群众入股成立合作社,找人集中管理八角林、把牛统一圈养,就有了稳定的保底收入。”步行两个多小时,巩宸宇和李武学好不容易来到新寨。本以为这样一个“双赢”的提议会很快得到村民的支持,没想到村民的反应却让他大失所望。

  “路修通了我自己上来养”“谁知道他们能不能把八角和牛整好”,个别村民甚至想“省得麻烦、干脆不搬”。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是没一个对成立合作社表示支持的。

  巩宸宇第一次跟村民急了。“搬下去肯定是好事!不管是孩子上学还是你们的生活环境,都方便很多。等八角成熟的时候合作社统一从大家手上收,牛按每户的头数入股,年底根据收益分红。只要没有大的自然灾害,每年肯定有收益。”

  几个村民见状,不好再直接反对,提出要干合作社也行,但必须村里人来做,“外面人我们可不放心。”村里本来年轻人就少,再承担这么大责任,谁愿意干?这时,村民周廷春怯怯地说:“我觉得巩书记说得有道理,我愿意试试。”

  周廷春对巩宸宇的信任并非没缘由。2017年9月,巩宸宇在入户调查时了解到他因家中老人去世,用掉了大部分积蓄,虽然当地民政部门已经为他送来了救济粮,但女儿读书的压力和家中恢复生产的成本还是让他整日眉头紧锁。在巩宸宇的帮助下,一名来自北京的爱心人士主动与他家结成了“帮扶对子”,提出愿意负担他女儿直至大学毕业所需的全部学习费用,并通过微信向他家转来了2000元善款。这件事让周廷春觉得,跟着这位“北京来的书记”干,准没错。

  “一个村有一个村的实际,瓦厂村脱贫确实不易。”入村4个多月,巩宸宇不再那么着急。

  动员大户带头试种高效品种,联系大户上门收购,动员村民上网销售……他说,脱贫路漫漫,更需要信心满满;帮欠薪村民联系法律援助,为村文艺队邀请正规老师开展培训、传承“太阳古歌”,为当地配套民族文化产业注册商标和域名。他说,做好一件件小事,才能和民族群众一起“唱着歌,把贫脱”。

  而村民则起哄:“你姓巩,就得把我们都‘拱’起来。”


(责任编辑:景远)

分享到:
35.1K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