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治贫系列微视频
脱贫攻坚大事巡礼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艺术活化乡村”:当慈善、艺术与贫困乡村相遇

2017年07月25日 10:06   来源:人民政协报   

  一些原本很热闹的村庄,因为年轻人外出务工日渐“空心化”;一些偏远地区,由于没有独特的资源,村庄很难通过产业发展。这似乎是扶贫的难题。

  如果为这些村庄注入现代艺术,并与慈善公益结合起来,会是什么效果?这个看起来有点“不着调”的想法并非空想,在日本,“艺术活化乡村”项目已经开发了直岛、越后妻有等村庄的项目,为当地增添活力。

  如今,该项目进入中国,并在山东沂源龙子峪村桃花岛落地。7月18日,近百位慈善界、商界及学界人士汇聚一堂,聚焦“艺术活化乡村”项目在中国的未来规划,并为“福武艺术慈善中心暨艺术活化乡村国际合作平台”揭幕。如何将艺术、公益与村庄结合,顺理成章地成为一个新的扶贫话题。

  让贫困乡村焕发出艺术活力

  日本新潟县有一个深山区,其中有一片风景很好的地区名叫“越后妻有”,距东京市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为了生计,大部分的居民尤其是年轻人都离开了,这个村庄一度成为“空心村”。

  如何用艺术活化当地?福武基金会董事会主席、濑户内艺术即总制作人福武总一郎感觉很困难。当地居民对当代艺术完全不懂,甚至有点抵触。在对村民开展说服工作后,“艺术活化乡村”项目于2000年启动,一共有36位艺术家在当地开展小规模的创作,改造了几处地方,随后,居民慢慢地理解了这些艺术作品,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项目。

  村里有一个非常旧的民居,厨房、浴室、餐具等,都具有日本陶艺风格。项目在这家民居着重推出陶器作品,前去旅游的人们,不仅可以欣赏陶艺,还可以在民居里吃到当地老太太做的家常菜,这样,当代艺术与传统文化、饮食文化就结合起来了,为村庄增加了魅力。

  当地还有一些荒废的学校。一位俄罗斯艺术家利用校舍创作艺术作品,吸引了大量国内外游客前往参观;另一位绘本作家大竹伸朗,他把绘本直接以立体的方式在校园中展出,丰富多彩的立体式绘本让学校变得魅力无穷。

  越后妻有很偏僻,那里的语言即便是日本其他地区的人也不能完全听懂,但就是这样一个融入艺术的地区,现在有了各种各样的艺术作品,旅游业非常兴旺,年轻人回来了,当地居民的收入增加了,村庄充满活力。有意思的是,公益组织在当地管理着十几个学校的艺术品。

  这是“艺术活化乡村”项目的一个典型案例,作为企业家和总制作人,福武总一郎运作了好几个这样的项目。他介绍,除了政府相关补贴以及旅游收入,当地项目运转过程中,“我的唯一作用就是出现赤字以后由我来填补”。

  在过去的30年间,福武总一郎携手三分一博志等建筑家与艺术家,鼓励社区居民开拓、保护当地的文化、自然和历史遗产,修复当地自然风光,让人们重新发现乡村生活的原始美,提升乡村地区生活品质。与此同时,通过文化旅游增加当地居民收入,给扶贫和文化环境保护提供了一条新道路。

  “各位企业家仅靠投资经济,就拥有了大量的财富,可是公司不一定拥有长永的生命力,而文化可以:投资文化,影响永存。每个人都在有限的生命中寻求永久的东西,让人们的生命消逝后影子长存,这个影子就是艺术和文化。”福武总一郎表示。

  “艺术活化乡村国际合作平台”由福武艺术慈善中心联合中外各界合作伙伴共同运作并执行,旨在通过艺术与文化改造乡村,重新发现乡土中蕴含的可持续发展之活力;通过艺术与文化实现乡村社区和自然环境的和谐,从而提升乡民的自尊自信以及生活品质。

  作为福武艺术慈善中心的第一个落地项目,“桃花岛艺术活化乡村项目”充分利用“艺术活化乡村国际合作平台”撬动的国际艺术资源,吸引了法国艺术家保罗·安德鲁的加盟,安藤忠雄、北川富朗、三分一博志等世界殿堂级艺术家也表达了未来合作的意向。

  项目负责人、东方汇泉金融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董方军介绍,项目落地所在的山东沂源龙子峪村桃花岛,山水相依、绿水青山,“桃花岛艺术活化乡村项目”将以日本直岛和日本越后妻有的艺术复兴乡村案例为示范,结合龙子峪村原有的文化、生活方式以及蕴含的艺术开发价值,进行艺术重塑、乡土综合复兴与文化生态保护。

  董方军表示,将运用国际视角,有机结合中国传统齐鲁文化和沂源人文风情,把桃花岛“艺术活化乡村”项目做成在全国范围内可推广、可复制的标杆项目。

  让乡村发展变得可持续

  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奎认为,“艺术活化乡村”项目的理念与模式对中国乡村发展有很好的参照作用,中国广大乡村需要的是融合精准扶贫理念的振兴发展。

  刘文奎介绍,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美丽乡村”项目就是帮助贫困乡村发展。基金会与爱心企业合作,为当地注入城市理念进行开发。比如,在四川省,中国扶贫基金会做了雪山村和邓氏沟的项目,当地房屋被地震震毁,在重建时,项目按照城市人群希望达到的标准去建造,将其做成民宿,这样既解决了灾后重建中农民住房的问题,又解决了收入来源问题。此外,随着“空心村”的出现,一些村庄的漂亮老房子现在没人住了,“美丽乡村”项目将这些房子进行改造成很漂亮的民宿,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很多村民认识,村里面的资源实际上是有价值的,许多年轻人回到家乡,在村庄里就能得到比外面更高的收入。

  刘文奎表示,“艺术活化乡村”项目的丰富经验可以启迪“美丽乡村”项目。他认为,改造的过程中不应推倒重来,不要把过去的东西全都毁坏掉,而是应该在现有资源的基础上嫁接新的东西。

  深圳国际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艺术活化乡村”项目将自然、艺术、艺术家与贫困乡村相结合,产生了奇妙的、巨大的社会效应。在中央进一步关注扶贫和可持续发展的大背景下,农村振兴变得更加重要。“找到农村的可持续发展道路以应对乡村和城镇边缘地区的发展挑战,已经成为各地政府的首要关注点。”

  王振耀表示,目前中国发展存在诸多经济和环境挑战,现有的乡村观光模式难以持续,对提升自然环境、提高人民福祉和生活条件贡献甚少,而“艺术活化乡村”理念,实现了对直岛等地乡土、人文、环境的再改造,对于探索中国美丽乡村的新路径具有较大的启发意义。

  “我们不能一味地追求经济利益,而是要回归文化。”王振耀表示,他相信福武“艺术活化乡村”理念在中国落地将产生更多创新模式。


(责任编辑 :景远)

分享到:
35.1K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