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 新征程
共富新征程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高原牦牛“牛”起来 牧民增收底气足

2022年09月09日 14:14   来源:农民日报   
  叶强平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李传君
  九月的四川理塘,天高云淡,藏坝乡集体牧场的牦牛悠闲地吃着草;位于禾尼乡的牦牛产业园区内,3000余头牦牛在现代化的圈舍两边“散步”,附近8000亩优质牧草基地的草已长到10公分高,牦牛肉等系列产品在线上线下热销……
  四川省理塘县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是全国120个纯牧业县之一。牦牛产业是当地脱贫牧民赖以生存的基础产业,也是当地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核心产业。
  近年来,脱贫后的理塘县通过创新合作经营模式、破解饲料供应难题、推动产业发展等路径,建设集体牧场,实现规模化养殖;借助东西部协作,建设优质饲草基地;将育种、优养、加工、销售融合发展,打造现代化农业产业园区,走出一条牦牛脱贫产业转型升级之路。
  把牦牛存进“银行”
  因为地贫人穷,2016年以前,理塘县藏坝乡全乡468户,其中252户已经搬到城里居住,7个村有6个是贫困村。2016年,藏坝乡党委在充分调研分析牦牛产业后,决定走规模化发展道路,整乡推进建设集体牧场。
  2016年4月中旬,藏青扎喇高原牦牛专业养殖合作社成立。“我们通过‘规模化养殖场+合作社+农户’运营模式,引导全乡468户农户,每户入股1头牦牛到合作社,牧场聘请专业饲养员集中管理、运营。”藏坝乡原党委书记健康说。
  “一家入股一头牦牛成本不高,收入也不低。”扎西村脱贫户益西曲扎说,他家没有劳动力,想发展什么都困难,自从有了牦牛专业养殖合作社,就像把牦牛存到“银行”里,定期产生收益,并且普通农户与脱贫户是按三、七分成。
  为规避牦牛育肥过程中的风险,合作社聘请专家对合作社饲养员和广大牧民进行科学饲养、管理知识和技能的培训。
  “牦牛出栏周期长,分散养殖模式效益差,加上饲养的人工费用,利润非常低。而采取集中育肥模式,不仅能极大地减少人工费用,而且牦牛的出栏周期明显缩短,收益明显增加。”健康说道。
  同时,集体牧场直接销售牦牛肉以及牦牛奶、酥油等奶制产品,年收入可达8万至9万元。2016年底,合作社卖了46头牦牛、新生小牛116头,293户脱贫户每户实现分红493元。到2021年,293户脱贫户分红69.4万元、每户分到2367.42元。
  在理塘,达到500头牦牛以上的集体牧场共有15个,养殖规模达到7500余头,年出栏1000余头,带动脱贫牧户320户,脱贫户人均年增收700元以上。2020年2月,理塘县正式脱贫摘帽。
  让牦牛吃上“饱饭”
  理塘县平均海拔4300多米,年平均气温3.0℃。千百年来,“逐水草而居、逐水草而牧”的游牧生活是当地牧民世世代代的生存方式,“夏饱、秋肥、冬瘦、春死亡”是当地牦牛产业的发展常态。
  冬春季节,也是理塘县雪灾频繁光顾的季节,同时也是牦牛缺少饲草的艰难时刻。如何让牦牛吃上“饱饭”,稳固好牦牛脱贫产业?理塘县大力开展人工种草来解决这一难题。
  2021年6月,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区对口支援理塘县,决定投资900万元打造高原优质牧草基地。理塘县农牧农村和科技局为此在禾然尼巴村选取8000亩退化草地,采取“机械+人工”方式对草地进行改良,撒播燕麦草,优质牧草基地项目落地。
  8月上旬,看到长势良好的优质牧草,禾尼乡禾然尼巴村的牧民斯郎泽仁十分高兴,因为冬春季节他家100多头牦牛的口粮不用愁了。过去虽然自家有5亩草地,但也只能给老弱病残的牦牛临时充饥,更多的时候还要拿钱去购买牧草。
  “冬春无法放牧时,平均一头牦牛每天需要吃5斤干草,5个月下来,100多头牦牛7万多斤才够,按最便宜的1元1斤干草算,7万多元是笔不小的开支。遇到雪灾,干草要两三元才能买得到,有时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牦牛掉膘甚至死亡。”斯郎泽仁算了一下账。
  禾然尼巴村是畜牧大村,全村298户、1586人,牦牛存栏达2.1万头,像斯郎泽仁一样,牧民们都最担心牦牛越冬度春时的饲草问题。去年11月,8000亩优质牧草丰收。“不但自己村的牦牛够吃,多余的还能卖出去。”村党支部书记昂旺降措高兴地说。县农牧农村和科技局副局长杨正康粗略算了一下,现在1亩地产干草3500斤,是天然草场的20倍,8000亩牧草最低产值可达2800万元。
  今年3—4月,理塘县虽然下了好几场大雪,但斯郎泽仁的心却不慌,因为家中堆满100多头牦牛的饲草,过冬期间没有因缺饲草死一头牦牛。
  近年来,理塘县在禾尼、曲登、奔戈等乡镇集体牧场大力开展牧草种植,促进了牧草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提高了当地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今年种植的1.85万亩优质牧草,预计产牧草3237.5万公斤,可供12319头牦牛冬春补饲。”理塘县农牧农村和科技局总畜牧师多吉说。
  给牦牛“现代”生活
  近日,在理塘县现代牦牛产业园区务工的牧民洛泽仁开着自动撒料车,为圈舍的牦牛补饲,他说:“如今,园区里牦牛生活条件好了,不但有现代化的圈舍并每天消毒,还吃得好,不像以前养牦牛,最担心雪灾和缺饲料。”
  2020年开始,理塘县将“牧草生产、牦牛育肥、绵羊育种、活畜交易、产品加工、电商物流、牧旅融合”等融入一体化运营,成立理塘县牦牛产业现代农业园区。
  在牦牛产业现代农业园区里,处处科技感十足,牛舍里实现了对恒温恒湿的智能化管控。“这里每头牦牛在入场时都会带一个智能终端,作为牦牛唯一的身份信息,记录牦牛的年龄、体重以及后续的疫病防控、屠宰等信息,实现从源头开始的全程追溯,信息化管理。”园区负责人周斌说,圈舍里安装有视频监控系统以及环境监测设备,饲养人员可以通过终端数据科学地进行喂养。
  园区通过短期育肥,比传统的养殖周期缩短了两年,出栏体重增加了50多公斤。“我们一年可以养育两季牦牛,一季出栏5500头左右,实现了鲜牦牛肉的全年供应。”周斌介绍,园区推行“种草、养畜、屠宰、加工、销售”全产业链闭环生产,实现了牦牛产业园区高质高效可持续发展,起到了“科技示范、以点带面”的作用。
  2021年,理塘农特产品线上线下实现销售额约8000多万元。理塘牦牛肉、牦牛奶、风干牛肉等精深加工畜产品进入省外主体市场。搭建畜产品数字化物流管理中心平台,打破畜产品上行、外运物流“瓶颈”制约。2021年,园区实现综合产值2.17亿元。
  理塘县创新“园区+集体牧场+合作社+养殖大户”带动模式。通过草地流转、园区务工、牦牛代养、资产入股等方式,把企业、合作社、牧户紧密联系起来,建立起多重利益联结新机制。2021年,共为120户脱贫户代养432头牦牛,脱贫牧民年增收21.6万元。集体经济专合社将产业资金通过基金形式投入牦牛园区入股分红,年均分红50万元。
  “园区建成后,牦牛育肥出栏1万头以上,年实现综合产值2亿元,提供就业岗位100个。园区覆盖禾尼、曲登等7个牧业乡镇、带动2.2万名脱贫牧民稳定增收。”杨正康说。

(责任编辑:梁木)

分享到:
35.1K

高原牦牛“牛”起来 牧民增收底气足

2022-09-09 14:14 来源:农民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