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
“大国治贫”系列微视频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铺张不光彩 简约才体面——河北省河间市大力推进婚丧简办显实效

2022年01月25日 11:35   来源:农民日报   杨翠霞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李婧

2021年5月20日,在河间市“零彩礼”公益集体婚礼上,26对新人身穿中式传统婚服执手入场。 新华社记者 朱旭东 摄

  编者按:今天是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每逢小年,不由得就想起这句顺口溜:“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这些优秀的传统习俗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让我们迎接农历新年有了仪式感。但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传统习俗却变了味,比如高价彩礼、人情攀比、厚葬薄养等突出问题,不仅让一些农民背上“人情债”,而且不利于乡风文明的培育。在这个特殊的年俗节日里,让我们聚焦河北省河间市、甘肃省高台县两地在推进移风易俗工作中的经验做法,希望能对各地有所启示。

  最近,河北省河间市沙河桥镇罗位村的村民邢思琪办了婚事,婚礼由村党支部书记罗全富客串主持,村里的志愿者一起动手置办了4桌酒席。虽然一切从简,但热热闹闹。头一回当婚礼主持,罗全富在台下做了不少功课,一上台就把小两口夸了一番:“这对新人不一般,新娘不要彩礼要真情,小伙儿不重形式重感情。我看你俩真不错,是移风易俗好典型。”说得台上新人“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台下宾客鼓掌喝彩,连连称是。

  罗全富做了多年的村党支部书记,对这几年河间市移风易俗政策的推进力度很有体会:“以前婚丧仪式总有人家大操大办。现在市里有文件,乡镇有指导,村里有村规民约,办婚丧仪式提倡简单、方便。”

  据河间市文明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从2018年底开始,针对高价彩礼、大操大办等婚丧陋习,河间市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予以遏制,推动各村居建立健全红白理事会、建立相关村规民约、树立正反两面典型……三年来,随着相关政策的走深走实,乡间的婚丧风俗产生了不小的变化。

  现象:婚丧陋习 攀比是主因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放眼河北全省、全国,过去河间市虽然在婚丧仪式方面的陋习并不突出,但依然存在大操大办的现象。

  河间市兴村镇大庄村红白理事会常务会长王秋杰介绍,以前村里“讲究”的人家结婚要开宴五六天,双方先各自请亲朋轮番到家吃饭,婚礼当天再办婚宴。“新郎官在接亲前,要到各亲属家拜访,还要请乐队跟着敲锣打鼓。”王秋杰说。

  沙河桥镇西旧馆村党支部书记王秋来说:“以前婚丧仪式流程多、消耗大,比如家里有丧事,按照老风俗要搭台唱戏,搭个戏台得千八百元,甚至有人家请杂技团、舞狮队来表演,一场价格在5000元以上,比普通的戏班子还要贵。”

  彩礼,也是婚俗中绕不过的话题。村干部们纷纷表示,以前当地彩礼有6.6万元、8.8万元的说法,还有要十几万元彩礼的高价新娘。订婚礼就是男方家长带着“三金”和彩礼去女方家提亲,给多少彩礼、多少首饰,娘家人都在场看着,给足才有面子。

  婚丧陋习,攀比是主因。石炳启是“全国模范退役军人”,2018年2月成为大庄村的党支部书记。他任职以来,走访过不少村民,感受最深的是,大操大办和高额彩礼是“水涨船高”抬起来的,“村民都有这种心理——凭啥别人家女儿要6.6万元的彩礼,我家就得往低了要呢?”

  其他村的村干部也反映,村民之间存在攀比心态。办婚事太简单,怕落下看不起娘家人的话把,办丧事过于潦草,怕村里人说自己不孝顺。另外,办事都需要操办人来张罗。有的操办人随意增加仪式程序,导致婚丧仪式的讲究越来越多,消费越来越高。“这些风俗陋习,让我们一个村单打独斗进行干预,效果肯定不好。要遏制这股风气,需要营造大环境。”罗全富说。

  机制:对症下药 定规矩建队伍

  2018年12月,村“两委”换届一结束,河间市就召开了近千人参加的移风易俗推进大会,对市、乡、村三级干部进行专题培训,严格规范党员领导干部红白喜事操办等事宜,要求党员领导干部坚持带头做移风易俗、勤俭节约、文明办事的倡导者和推动者。全市639个村(居)全部建立健全红白理事会、村民议事会、道德评议会等村民自治组织,设立红白理事会办公室,通过法定程序,把有“吃拿卡要”行为的老会长和成员换下来,把一批德高望重的老党员、老干部选上去。

  河间市还制定《关于在全市城乡深入开展移风易俗工作的实施意见》,把遏制高额彩礼作为推进移风易俗工作的抓手和突破口。随后又制定《农村“两委”移风易俗工作机制》,建立红白理事会理事长“事前走访、相互沟通、办事承诺”机制,要求理事长在谈婚论嫁初始就进行家访,同时与婚嫁对象所在村的理事长对接会商,形成共识,使双方自愿做到婚事简办。

  市级政策一出,各乡镇、村居随后行动起来。记者采访的几个村,都有建制齐全的红白理事会,也出台了详尽的村规民约对婚丧陋习予以遏制。

  以罗位村为例,该村将“移风易俗倡节俭,提倡喜事新办、丧事简办”写进了村规民约,明确“办白事,棺材价格不超过5000元,不埋大坟头,不放鞭炮,不请乐队”“办红事,提倡零彩礼,取消拜亲戚、请朋友等习俗;烟价格控制在10元以下,喜酒价格控制在30元以下”……

  西旧馆村全体党员一致同意白事简办,宣传厚养薄葬,要求村民办白事的各项支出不超过1.5万元,不搭戏台。

  落实:表彰新风尚 让铺张没市场

  石炳启既是大庄村的党支部书记,也是村红白理事会会长,对移风易俗工作亲力亲为。“万事开头难,一开始提倡零彩礼、低彩礼,村民也有不信服的,我就到家里去劝说,大部分村民都同意低彩礼不铺张。如果是外村的女方不配合,我就和对方村的党支部书记一起做工作。有了开头,以后的工作就好开展,我们村现在彩礼一般在3万元以下。”

  据河间市文明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为了宣传移风易俗,河间市连续三年举办“5·20”零彩礼集体婚礼,为“零彩礼”新人推出免费体检、婚纱摄影、爱心商家奖品等一系列奖励政策。市领导或“道德模范”每周固定时间、“七夕”“国庆”“元旦”等重要节日为“零彩礼”“低彩礼”新人颁证。2021年以来,共为200余对新人颁发了结婚证。

  各村有了规矩,丧事简办也逐渐形成风气。以前办丧事的人家总怕村里人说仪式简办是对老人不孝顺;现在村里立了规矩,有红白理事会监督把关,闲言碎语便没了市场。

  同时,河间市还将各乡镇移风易俗工作纳入年终考核,对落后乡镇和村点名批评。2019年,1名乡镇基层干部操办女儿婚宴违规收受礼金1000元,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并在全市通报。

  成效:婚丧花费大幅降低

  王秋杰介绍,现在村里办婚事简单热闹。“我们村红白理事会安排志愿者进行服务,主家的任务就是购买食材、安排场地。一场婚礼,有几十斤肉,再来点菜、水果,烟酒也比往年省不少。”他说,大庄村婚宴以大锅菜为主菜,里面有炸丸子、肉片、片粉等,再配上现蒸的馒头,吃着顺口踏实。一桌菜成本约二三百元。

  “几年前还听说过十几万元的彩礼,这两年听到最多的就是‘零彩礼’。女方不要彩礼,村干部在婚礼上还要对其表彰。现在要高彩礼反而会被村里人‘念叨’。”罗位村村民罗晨说。

  据统计,2019年以来,河间市共有679对“零彩礼”新人结婚,1万余对“低彩礼”新人结婚,每桩婚事花费平均减少10万元,每桩丧事花费平均减少1.5万元。2021年4月7日,民政部公布了全国15个婚俗改革实验区,河间市成为全河北省唯一入选县(市)。


(责任编辑:景远)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