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治贫系列微视频
脱贫攻坚大事巡礼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乌蒙欢歌高铁来——写在成贵高铁通车之际

2019年12月17日 09:42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成都12月16日电 题:乌蒙欢歌高铁来——写在成贵高铁通车之际

  新华社记者江毅、谢佼、潘德鑫

  一句“乌蒙磅礴走泥丸”,彰显了红军长征的豪情,也刻画下乌蒙之地“道阻且长”的艰难。

  巍然横亘我国西南的乌蒙山,阻隔着西北、西南前往东南的路途。12月16日,成贵高铁全线贯通,列车穿山破雾、风驰电掣,乌蒙山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的川滇黔千年交通困局被打破。

12月16日,一列动车组列车从成贵高铁鸭池河特大桥上驶过。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摄

  这一天,乌蒙山区父老尽皆开颜,雄关漫道的红军先辈足以欣慰,数千年来跨越乌蒙、通江达海的梦想得以实现。

  这一天,长江经济带上游迎来新的大通道,脱贫攻坚迎来新的大机遇,西部内陆开放揭开了新篇章。

  千年困局今朝破

  云南东北角的威信县,48岁农民王永发计划新年后乘坐成贵高铁列车,前往1300公里外的江西吉安省亲。这是王氏家族“湖广填川”13代人中,破天荒的第一次。“族谱垒起来高80公分,写得清清楚楚我们来自江西吉安。”王永发说,“但交通出不去,以前从来没能回去过。”

  行走乌蒙,记者感到脚下沉甸甸的西南开发史。

  乌蒙之地,古称夜郎。“万峰插天、中通一线”的喀斯特地貌,生态环境脆弱,土壤瘠薄,被称为我国西部“漏斗”。数千年来,乌蒙山区山横沟绝的地貌,一直是川、滇、黔三省南北通行的阻障。自秦通巴蜀之后,中央政府一直致力于开发西南,以驿道与自然抗争。汉代改夜郎为犍为郡,明代更是艰难凿通悬崖峭壁,开龙场九驿。


(责任编辑:景远)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