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风采录
“大国治贫”系列微视频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金淑梅:“跳”出一曲精准扶贫之“舞”

2019年12月13日 09:39   来源:甘肃日报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宋振峰

  道路两旁,无垠的沙砾、寂静的戈壁,年过半百的金淑梅已不知是第几次踏上这条路了。

  从酒泉市到玉门市独山子乡、小金湾乡,要先走高速,再沿省道,然后穿越茫茫戈壁,辗转百余公里,才能到达。

  独山子乡、小金湾乡,是两个东乡族移民乡,也是远近闻名的贫困乡。自打7年前第一回见到这两所相距十多公里的民族学校的孩子,金淑梅就再也放不下他们。

  扶贫,必扶智扶志,才能斩断“穷根”。作为甘肃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酒泉市小白杨舞蹈学校校长,金淑梅决心用舞蹈教育参与精准扶贫。虽然绝大部分孩子将来不会以舞蹈为职业,但她坚信,美的熏陶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的心灵,会让他们在爱与美中插上梦想的翅膀,飞出戈壁滩,改变命运。

  用跳舞来扶贫,这能行吗?

  面对种种质疑、非议,7年多来,瘦削的金淑梅每周都颠簸在这条爱心之路上,乐此不疲。她用爱心和坚守,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留守儿童的心灵,帮助千余名家庭困难的孩子们改变了人生轨迹,托起了一个个移民家庭的美好未来。

  金淑梅先后获得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中国好人、陇人骄子、甘肃省道德模范等荣誉称号。当然,她最爱听的还是孩子们口中的“金妈妈”。

    用爱呼唤,拨亮孩子心灯
  玉门市独山子东乡族移民乡炸了锅,他们的孩子登上北大的百年讲堂了!
  今年10月9日晚,独山子乡民族学校的22名留守儿童走进了北京大学百年讲堂,现场接受访谈,并表演了舞蹈《尕尕乐》。
  讲堂上,他们自信的笑脸、欢快的舞蹈,深深地感染着每一位观众。可谁能想到,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曾经的“淘气包”。
  而让他们有这样神奇般改变的,正是金淑梅。
  金淑梅,原酒泉师范学校舞蹈老师。27岁才开始学跳舞的她,以常人难以企及的意志力和执着,在50岁时,考过了舞蹈最高等级13级。
  2013年,中国舞蹈家协会发起的公益活动——“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在甘肃开展试点。金淑梅志愿接过这个重担,选择了独山子乡、小金湾乡这两所几乎没有艺术老师的学校。
  她永远忘不了,2013年春天,当她头一回来到这两所学校时,心里的痛。她痛心的不仅仅是这里的贫穷,更让她难过的是,在这片教育意识本就落后的贫苦地区,许多孩子因为家庭教育的缺失、亲情关爱的缺乏,变得厌学,甚至辍学。
  孩子可爱如山野里的花儿,难道还要让他们重复父辈的生活?
  干,就从最难啃的“硬骨头”开始!金淑梅决定,教最调皮的孩子跳舞。
  当听到她的这一想法时,玉门市独山子乡民族学校从校长到老师,每个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不出所料,第一天,来上课的65名最淘气的孩子就给金淑梅来了个下马威。
  孩子们一点基础都没有。即使一个很简单的舞蹈动作,上了岁数的她都身体力行,不停为孩子们做示范。可不管她怎么努力,这些孩子们要么各玩各的无动于衷,要么胡乱模仿嬉笑打闹。她折腾了一天,嗓子都喊哑了,却没教会一个动作。
  “为啥要遭这个罪,图了个啥?”那天晚上一回到家,金淑梅窝到沙发里大哭一场。灰心、沮丧……折磨得她一夜未眠。
  可第二天一醒来,她的眼前全是孩子们清澈的眼神,孩子们不应该是这样的呀!她不顾家人朋友的反对,向独山子乡民族学校出发。
  怎样让这些孩子听话呢?
  “唯有真诚的关怀和发自内心的爱,才是开锁的钥匙。”金淑梅意识到,这些孩子习惯了被人责骂和轻视,他们的内心更加渴望得到尊重和鼓励。“要把他们身上的闪光点放大,让他们觉得‘我是金老师心中的好孩子’。”
  “被金老师夸的感觉真好,像吃了甜甜的蜜。她是鼓励我最多的人。”学舞蹈让独山子乡民族学校四年级学生马福明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只要是源自灵魂深处的爱,哪怕是一个温暖的眼神,一句关爱的话语,一个善意的微笑,就足以感动人心……金淑梅把赏识教育做到了极致。
  马福明上三年级了还不爱学习,最爱干的是“打同学”。自从跳了舞后,这一学期,他变得“明亮”起来,学习不断进步。“现在,我认真听讲,下课都挤时间做作业。”马福明说。
  以舞育人,改写贫困“基因”
  缘于扶贫,金淑梅来到独山子、小金湾民族学校。因此,在舞蹈课上,她将育人看得格外重。她对学生悉心教导,不遗余力地夸奖。
  休息时,她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给孩子们讲述自己儿时艰难的求学经历,讲述报纸书本上的励志故事,教他们做人的道理,激励他们进取,塑造他们乐观向上的品格。
  舞蹈奇迹般地改变了学生:不打架了,不骂人了,不逃课了,脸上有笑容了,会说老师好了……慢慢地,这些学校老师眼中的“差生”、不可救药的“淘气包”自觉性强了,守纪律了,旷课、迟到、不做作业等现象逐渐没有了。
  “金老师说,女孩子不能自卑。”独山子乡民族学校六年级学生马梓馨像个大人一样,落落大方地对记者说道,“她小时候家里那么穷,都能从偏僻的乡村走出来,我们现在条件这么好,为啥不努力?”
  马梓馨的成绩在班上已经名列前茅了。但以前,她最不爱上学。为了能多玩一会儿,她上课写作业,一下课就赶紧和小伙伴到农田玩过家家,回家连书看都不看。是金淑梅让她变了样。不爱说话、很是自卑的她从被选中跳舞,到如今领舞。这份肯定和荣耀,让她越来越自信。现在,她上课认真听讲,回家后,遇到妈妈喊帮忙,经常一不小心抱着书就过去了。妈妈老是嗔怪她:“拿着书怎么干活?”
  一份爱、一段舞,树立的是孩子们的信心,改变的是他们的命运。
  每次与孩子们聊起外面的世界时,金淑梅总能看到那一个个渴盼的眼神。对于小金湾、独山子民族学校的大多数孩子来说,他们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玉门市花海镇——一个离他们10公里远的地方。
  一个想法在金淑梅心里油然而生——她要用舞蹈作为桥梁,让这些偏远贫困、信息闭塞的孩子们走出去,开眼界、见世面,从而看到希望。
  参加中央电视台《舞蹈世界》比赛,给驻港部队慰问演出……每年,金淑梅都自费数十万元,带孩子们出去。这些年,她先后带领500多名孩子到兰州、北京、香港等地参加演出、比赛。
  高楼大厦、大江大河……一道道从未见过的美丽风景,冲击着孩子们幼小的心灵。每次在路上,金淑梅都因势利导,向他们灌输知识改变命运的人生观、价值观。
  “我必须带领他们不停地向前奔跑,打开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金淑梅说。
  2015年7月31日,她带领独山子乡民族学校的65名“淘气包”登上了央视大舞台,舞蹈《尕尕乐》获得了第一名。谢幕的那一刻,孩子们和她相拥而泣。
  自打这回从北京回来后,独山子乡民族学校有名的“调皮大王”马学龙忽然觉得,整天惦记着欺负同学,真无趣;翻过学校院墙去戈壁滩上玩,太无聊。他的人生有了方向,恨不得将过去的时间全追回来,将落下的课补上。
  这名以前各门功课只能考二三十分的孩子,开始拼命学习,成绩直线上升。学校老师都觉得不可思议,今年,马学龙作为全校为数不多的几名孩子,考上了玉门市重点高中——玉门一中,还当上了班长。
  给孩子们上完舞蹈课后,金淑梅还经常家访。这些年,她走访了留守儿童家庭1000余户。在一次次家访中,她对每个孩子的情况了如指掌,让一个个留守儿童感受到了爱和温暖。
  至今,她都忘不了曾在独山子乡民族学校学生马明龙家看到的一切:两间破旧不堪的土坯房,墙壁黑黢黢的,阳光透过花窗帘,照在炕上两团破旧的被子上。没有亲人照顾的马明龙和妹妹,就靠政府的低保金,生活在这里。
  在金淑梅的帮助下,他们兄妹俩走进了兰州慈爱舞蹈学校,开始了7年的学习。学校不仅免除了他们的学杂费、生活费,还给予他们一定的补助。
  马明龙和妹妹的命运,得到了彻底的改变。现在,马明龙成了兰州慈爱舞蹈学校赫赫有名的“大明星”。
  舞动梦想,托举光明未来
  舞蹈的熏陶会让人感受美发现美,也能让人自然而然地学会投入和坚持。金淑梅的精准扶贫之“舞”,让梦想在孩子们的脚下跳跃。
  每当孩子们登上舞台,金淑梅都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很多人都说她为孩子们付出的太多了,但7年来,也总有人质疑她的动机,说她在“做秀”、在捞名。
  她感到委屈、伤心。
  在酒泉市,金淑梅的小白杨舞蹈学校是当地第一所舞蹈学校。自从1990年创办以来,学校已有1000多名学生考入各大专业舞蹈院校,在家长学生中享有盛名。每逢周末或业余时间,很多家长都会慕名前来请金淑梅授课。
  作为一所民办舞蹈学校校长,她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时间,扩大自己的学校规模,培训更多的学生,挣更多的钱。
  但是金淑梅选择了无偿的付出、无怨无悔的坚守。她的心里始终惦念着茫茫戈壁那头的孩子。这些年来,她的足迹遍布酒泉市7个县区20多所乡村学校,累计行程达20多万公里。
  她的心里藏着一团火,要让农村的孩子也能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的艺术教育,享受到尊重、平等和真心的爱。
  在新农村舞蹈美育工程刚刚起步时,没有经验,金淑梅就一个一个学校走,一个一个孩子教;没有场地,她就在学校食堂里、土操场上给孩子们上舞蹈课;没有教材,她就带领小白杨舞蹈学校的老师们加班加点编排教材,还自掏腰包请专家制作舞蹈音乐。
  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从一开始,金淑梅就有意识地带动更多的人加入其中。把一个个舞蹈零基础的文化课老师培养成了舞蹈教师,打造永远不走的志愿者公益助学团队,成了她追求的目标。
  在玉门市独山子乡民族学校,上午大课间铃声一响,舞蹈瞬间点燃了整个校园。
  伴随着欢快的音乐,近千名孩子在操场上跳着金淑梅编排的“课间舞”,享受着舞蹈带给他们的快乐。指挥着他们跳舞的,正是以前从未接触过舞蹈的小学部教导主任、英语老师马文梅。
  以专业老师培训舞蹈志愿者,志愿者培训本校老师,然后老师带领全校学生一起跳舞。金淑梅的努力,让酒泉市的乡村校园里出现了千人共舞的壮观场面。
  现在,在酒泉,有2000多名舞蹈零基础的文化课老师被金淑梅培训成了舞蹈美育志愿者教师,有300多所学校的课间操成了她编排教授的舞蹈,有10万余名农村孩子受益。
  舞者,并不一定只是在流光溢彩的舞台上表演。金淑梅用舞蹈让最美的鲜花开放在偏远乡村的校园,开启了乡村孩子们向美而舞的人生新旅程。她以舞育人、文化扶贫、教育扶志,谱写了一首用艺术摆脱贫困、用舞蹈点燃生命的赞歌。


(责任编辑:朱洁英)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