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风采录
“大国治贫”系列微视频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湘西瑶乡来了一批“新人”,远山不再“沉寂”

2019年03月04日 10:2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本报记者白田田

  湖南西部巍巍雪峰山脉东麓,有一个偏远的瑶乡——国家级贫困县隆回县虎形山瑶族乡,那里居住着6000多名“花瑶”百姓。10多年来,记者多次走进那片深山。今年春节前夕,记者故地重访,看到过去长期“沉寂”的瑶乡,正在发生可喜变化,认识了瑶乡的一批“新人”。其中,“80后”女支书、从长沙来的湖南大学师生群体、自愿从县城调到村小的老师,他们来到瑶乡、扎根瑶乡,给远山带来了新的希望。

  “80后”女支书,一上任就点名批评老支书

  崇木凼村是隆回县最偏、最远、最穷的少数民族聚居村之一,瑶族人口占80%以上。记者以前来过崇木凼村两次,这个山村给人的印象是宁静、古朴,同时又显得有些落后、闭塞。郑小红这位大学毕业、长相俊俏的女支书,成了崇木凼村新的“形象代言人”。

  1985年出生的郑小红是崇木凼村人。2008年,她从邵阳学院体育系毕业,通过自考拿到了湖南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的本科学历。后来,她在洞口县当过健身教练,在珠海和老公一起创业开过工厂,之后又在一家上市公司从流水线上的临时工做到部门主管。

  郑小红原本可以选择“远离大山”。2017年,村支两委换届选举。有人建议郑小红参选党支部书记,她心动了。郑小红说:“虽然知道这份工作可能会吃力不讨好,但自己有份家乡情结,想把村子搞好。”

  2017年4月,郑小红当选为崇木凼村支部书记。摆在她面前的难题是:上一任村支书沈诗强是郑小红的公公,他是一个老好人,对村庄发展缺乏想法;村级组织比较涣散,有的人从来不参加村民大会、党员大会,有的人开会时经常打电话、发短信、聊微信。

  郑小红就任后推行党员“积分制”。第一次召集党员开会,没想到沈诗强迟到了。原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可郑小红毫不留情,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点名道姓:“沈诗强,你迟到了,我要扣你两分。”

  55岁的沈诗强当了9年村支书,这样的场面恐怕还是头一回遇到。当下虽然有些难堪,但看到自己的儿媳妇干得风生水起,沈诗强嘴上不说,心里却蛮高兴。“有了新气象,这是好事。”寡言少语的沈诗强说,“希望她再加把力。”

  原来的村干部不愿意去争取政策,基本上是“坐等项目送到家”,理由是“拉不下脸皮”,或者项目来了也实施不了。10多年前,一位村干部如此对记者说:“我们文化水平低,脑筋动得少,县里、乡里要我们怎么发展,我们就怎么走。”

  而郑小红的工作方式截然不同。她说自己“闻到风声就去县里”,对接政策,争取项目。而在项目资金使用方面,“四议两公开”“互联网+监督”这些新名词、新机制,对于郑小红来说也没有实施障碍。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见识到了,这位女支书外表美丽,内心刚强。如今,很少有人开会迟到、缺席。崇木凼村的党建、综治等考核,原来都是全乡倒数第一,现在排名升至前列,去年底还拿到了4面流动红旗。2018年,郑小红被评为隆回县2017年度十佳村和社区(居委会)干部。

  虎形山瑶族乡党委副书记吴毅龙说,在最近一次村支两委换届中,全乡12个村子,有10个更换、配强了班子,他们普遍具有较强的能力和发展意愿。在郑小红这批年富力强的村干部带领下,很多村民不再“等靠要”。有的村民表示,跟着新的村支书一起干,有奔头。

  省城来的大学师生,将土特产变成文创品

  虎形山瑶族乡白水洞村,常年云雾缭绕。海拔800多米的山坡上,最适宜种植云雾茶。

  白水洞村茶叶合作社负责人谭德友有着20年的制茶经验。什么是好茶,他是行家里手;但怎么把好茶卖出好价钱,他却没有多少法子,散装的茶叶始终只能卖到几块钱一斤。

  2018年10月,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七八名师生来到谭德友的茶厂。学生们从农户家里搜罗来不用的旧物件,比如装东西的竹篮,扣过来就变成了时尚的灯罩。房间里挂上花瑶传统手艺传承人的大幅照片,作为背景墙。摇身一变,原来的老车间,成了茶文化展厅。

  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师生们已经对白水洞村的云雾茶进行了全新打造。茶叶罐印有挑花图案,茶叶取名为颇具文艺气息的“虎久雾语”,再加上制茶工艺水平的提升,茶叶价格翻了几倍。

  “如果没有创新的品牌和包装设计,我们的产品可能一直走不出大山。”谭德友说。

  现在打响了品牌,合作社产值由2014年的30多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200万元。预计再过3至5年,产值能达到1000万元,从而带动更多村民致富。

  不只是茶叶,近年来湖南大学在定点帮扶的隆回县推进“文创+扶贫”项目,将挑花、米酒、富硒大米等土特产打造成为文创品,带动贫困户就业增收。

  白水洞村党支部书记邓碧前说,湖南大学的师生来到村里,不只是物质上的帮扶,更重要的是带来了观念上的变化。原来有些村民安于现状,现在主动发展特色种植、民宿等产业。

  在崇木凼村,湖南大学建筑系毕业的苏妍,和她的老师、同学们,带来了另外一场乡村之变。

  2015年,当时还在读研的苏妍来到虎形山瑶族乡,参与湖南大学建筑学院卢健松、徐峰两位教授负责的“贫困地区人居环境治理”课题。瑶族居民大多居住在传统木结构的老房子,厨房里用的是烧柴火的土灶,常年烟熏火燎,墙体漆黑。厕所基本上都是旱厕,一个坑两块板,外加一个漏风的木棚子。

  人居环境改造从厨卫开始。看似是硬件的改造,实则是观念的革命。刚开始选取了10多户进行规划设计,画好了施工图。湖南大学出材料费,农户只需出人工。但快要施工时,很多村民临阵变卦,有的因为不接受新鲜事物,有的因为不信任外来人,“说不做就不做了”。

  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两户同意实施改造的村民。记者来到完成了厨卫改造的沈修恩家,看到的是一个融合了传统样式和现代理念的建筑空间。

  苏妍说,人居环境治理不能以撒胡椒面的方式进行,而应做具有示范性的项目,逐步改变乡村面貌。

  县城最好小学的老师,主动申请把编制转到村小

  春节前夕,虎形山瑶族乡贫困村草原村的礼堂里人声鼎沸,“村晚”在这里举行。导演、编剧、演员、乐手几乎全是本村人,10多个节目只用了20天时间编排,从小学生到80岁的老村主任都踊跃参演。

  客串主持的谭美珍之前在县城最好的东方红小学教书。2017年,她回到草原村支教。2018年9月,她申请把编制转到草原村村小。草原村村小只是一个教学点,总共2个年级15名学生。

  很多乡村学校留不住学生、留不住老师,谭美珍的选择就像是一股“逆流”——她是隆回县第一个主动从县城调到偏远山村的教师。她说,偏远山区缺老师,父母大多外出打工,孩子由爷爷奶奶抚养,读到哪算哪。“这里是自己的家乡,希望回来帮助乡村教育发展。”

  采访中,记者也听到了不少可喜的事情。富寨村的村民,再苦再累也要供小孩上学,几乎家家都有大学生。村民捐款成立了教育基金,用以资助留下来教书的老师。

  “教育脱贫了,乡村才能脱贫。”谭美珍说,这是远山瑶乡的希望。


(责任编辑:朱洁英)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