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大事巡礼
2017脱贫攻坚奖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驻村第一书记也有头疼事儿

2018年06月29日 14:36   来源:人民政协报   

  6月1日晚上,调研组到达安徽舒城县的前一天,扶贫干部叶松又一次来到了杭埠镇徐圩村低保贫困户张涛福的家中,仔细询问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

  临走时,叶松郑重其事地告诉张涛福:“不论什么时候来人来访,回答对方问题时一定要如实说,否则上面没法摸清情况,也不能进一步提供帮助。”受访户眼里充盈着泪水:“一定会,一定会!”

  叶松是舒城县徐圩村第一书记,在村民眼里,他是上面派来的大人物,村里的小干部。舒城是贫困县,而徐圩村又是舒城县一个相对偏远的贫困村,全村435户,1768人,村里有建档立卡贫困户49户110人。

  根据全国政协机关统一安排,2017年7月,叶松从人资环委办公室来到了舒城县徐圩村任第一书记。到达舒城县委报到的那天,县领导关切地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求,他的回答很干脆:“我是来做事的。”

  村里很多人一开始并不看好这个上面派来的副处长能够帮助他们多少。就连对“第一书记”的职责和作用不甚了解的老支书也说,“中央下来的干部,就是挂名镀金的,哪会踏踏实实地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待着啊,干不了啥实事儿,碰几颗钉子肯定就打道回府了。”

  后续发生的事实让村民吃了一惊。从进村的第二天起,叶松就风雨无阻地每天下村入户,主动热心地与群众拉家常、问饱暖,详细宣讲扶贫政策,熟悉掌握各家情况,梳理每户贫困家庭的致贫原因,详细地记录下每一个信息,形成了徐圩村详细的贫困户信息手册。很快,他便赢得了村民的信任。

  有时候,跟村民走得越近,却发现跟个别干部同事之间心理的距离感越强。

  叶松刚到徐圩村时,发现帮扶干部无人住村。上面考核干部业绩时,有的干部却要全体村民在考核受访时帮助撒谎,还要表示对干部很满意。调查结果大都是虚假信息,这让叶松感到十分心痛。在驻村干部轮换时,叶松本来可以离开,却因为心中装着贫困户,选择了扎根农村。“我必须带好头,一到村里就长期住下。”

  在与村民的交往中,叶松发现,因国家对贫困户有政策,许多人并不愿先脱贫。为此,他和村支书商量,决定扶贫先扶志,从党组织建设抓起。

  对于叶松来说,抓好徐圩村党建工作的难度不亚于脱贫攻坚:全村51名党员中有半数以上在外务工,在家留守的党员年龄都比较大,加之长期没有发展党员,队伍建设青黄不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不明显;部分党员思想观念滞后……

  面对村里党建工作困难重重的局面,叶松决定先抓党建。“不抓党建是失职,抓不好党建是不称职。”叶松说。

  为了做好脱贫对象的思想工作,叶松不仅和村支书达成了共识,而且常常深夜都在走访村民的路上。通过对村民的扶志,叶松深刻地体会到,在扶贫工作中,可以指导,不能领导;可以帮代,不能帮办;要充分尊重民意,因为民意就是社会问题,就是政治问题。

  脱贫对象有了脱贫的志向,很快,每一个贫困户的家门口都被贴挂上了信息牌。牌上详细载明了户主姓名、贫困属性、主要致贫原因、计划脱贫时间、第一书记、联系电话、帮扶单位、帮扶时间、帮扶干部等多项信息。这一个个联系牌虽然很小,却凝聚着叶松大量调研走访的心血。但叶松也从中深深体味着“精神”二字的宽广与无垠。村民坚毅与顽强的意志与精神让他甚为感动。

  挂职整整一年,叶松已深谙基层落实政策之功和应付之道。他也逐渐按照自己的思路为一些弊政问诊把脉。“当下有许多浅层次问题、个别问题都可以针对性解决,但出现问题动辄让大家全体吃药。这样基层会受不了。”

  叶松说,中央和地方之间信息不对称,干部能力和行政资源的差异化导致的负面效应,会一一显现在扶贫领域各个环节。他希望能引起关注,尽早消除它们带来的负面效应。


(责任编辑:景远)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