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大事巡礼
2017脱贫攻坚奖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32岁扶贫干部吴国良:距脱贫摘帽249天,整日奔波的他却倒下了

2018年05月28日 09:3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吴国良随身的公文包。

 

  吴国良每天至少跑三四个村,一天下来要跑两三百公里山路

  他患有慢性肾炎,但没有一次按时去复查;他的电脑桌上放着“东川区脱贫责任书”和厚厚的一摞工作文件,阳台的角落里,堆放着一大包还没拆开的药

  整日奔波在贫困村寨的他,却没能看到乡亲们脱贫的那一天……

  新华社记者庞明广

  轰隆一声巨响,32岁的昆明市东川区汤丹镇扶贫干部吴国良连人带车坠入数百米深的山崖,再也没有醒来。

  吴国良生命终止的这一天,距离国家级贫困县东川区计划的脱贫摘帽时间还有249天。整日奔波在贫困村寨的他,却没能看到乡亲们脱贫的那一天……

  扶贫路上,他跌入数百米深山崖

  4月26日,一个和往常一样忙碌的日子。天刚蒙蒙亮,汤丹镇扶贫办副主任吴国良便匆匆忙忙从镇政府出发,开始了一天的扶贫工作。

  这一天,他要走访大地坡村、达朵村、三家村和洒海村四个村子,检查数十户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兑付情况。

  东川区是云南27个深度贫困县之一,而汤丹镇是东川最贫困的乡镇之一。全镇境内峰峦叠嶂、山势陡峭,最高海拔达4288米。用副镇长周明的话来说,整个镇就像是挂在山梁上。

  达朵村是吴国良的老家,他的父母就住在村里。听说很久没回家的儿子要回来,吴国良的母亲早早准备好一桌饭菜。可中午在达朵村检查完后,吴国良连家门都没进,立马奔赴下一个村。母亲追出家门时,只看到他远去的背影。

  谁都没想到,这次擦肩而过,竟成为母子两人最后的诀别。

  当天下午五点,吴国良走访完三家村的唐元龙老汉家,尽管天色渐晚,但还有一户人家没走访,吴国良又急着赶去下一户。

  匆匆告别后,唐元龙老两口刚转身回屋,忽然听到门外一声巨响。“我赶快跑出门去,看见吴国良的车子滚下山崖。”唐元龙说。

  “当时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回过神来就马上和村民冲下去救他。”当时在场的三家村村委会副主任骆继超说,吴国良坠落的山崖有五六百米深,要不是半山坡上有几棵小树拦住,他的车子就直接坠到谷底了。

  被抬上来时,吴国良手还是热的,可心跳已经停止了……

  “他从头到脚都是伤,头部伤得尤其重。”骆继超说,“他每天至少跑三四个村,一天下来要跑两三百公里山路,看得出来那天他很疲惫。”

  身患重病,他坚守在扶贫一线

  “想和他说说心里话都没机会了。”整理着吴国良的遗物,妻子李梅又一次忍不住哽咽起来。

  结婚四年来,吴国良夫妇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李梅说,这几年镇上扶贫工作任务很重,吴国良是镇上的扶贫办副主任,还兼任中河村的村支书,她自己也是弯腰树村的驻村扶贫队员,两人平均两星期才能见一次面。

  “我俩在镇上有一个宿舍,但已经好几个月都没回去了。”李梅说。

  在吴国良位于东川区的家中,他的电脑桌上还摆放着一本“东川区脱贫责任书”和厚厚的一摞工作文件。在阳台的角落里,堆放着鼓鼓囊囊一大包还没拆开的药。

  “2015年时,他在昆明查出患有慢性肾炎,这几年一直都是带病工作。”李梅说,医生要求吴国良每半个月要去昆明复查一次,但他没有一次按时去过,有时两个月都顾不上去一次。

  因为经常不去检查,还总忘了吃药,吴国良曾因病情加重两次住院。“第二次住院是在2016年底,当时他去昆明办事,顺便去医院复查,医生说你这情况必须住院了,他拗不过,才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李梅说。

  “他平时嘻嘻哈哈的,为了不让我们担心,从来不提他的病情。”副镇长周明说,吴国良平时很开朗随和,但工作起来十分严谨。

  为了做好农村危房改造工作,大学学物理专业的吴国良甚至专门报了四川一所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本科网络班。

  “他说要多学点专业知识,不然自己都不懂,怎么去指导别人?”同事周有才说,“我问他怎么不报个函授班,还可以隔三岔五到昆明上课,休息休息。他对我说,工作那么多,还是在网上上课节省时间。”

  就像他没走一样,继续战斗下去

  “国良,这件事情你来办一下。@吴国良”周明在微信工作群里发出这条信息后,才意识到自己最亲密的战友已经不在了。

  整个微信群沉默了很久,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总觉得他没有离开。”年轻同事杨钦说。

  在镇政府五楼,吴国良办公室门口挂着的“干部工作去向牌”上,标注的状态仍然是“下乡”,而他的办公桌已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前段时间我俩还在聊,这两年我们虽然很苦很累,但很有成就感,老百姓盖起了新房子,产业发展也有了眉目。”周明说,“我俩还规划着,等脱贫后要继续提升乡镇软实力。”

  吴国良去世后不久,他兼任村支书的中河村村干部们聚到一起,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

  “我们村贫困发生率有30%多,这四年多来,国良带着我们修路建房,老百姓日子越过越红火,可他就这么走了。”中河村党总支副书记杨燕华说。

  “我们几个村干部商量着,把国良生前想做还没来得及做的事梳理出来,继续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杨燕华拿出一份写得密密麻麻的会议记录:村里的串户路建设、污水排放工程、太阳能路灯安装、蓄水池建设、村民新建房生活用电……

  “把这些事一件件做好,国良也能走得踏实些。”杨燕华说。

  今年六月,吴国良负责的省级示范项目——洒海村农村危房改造搬迁项目就要竣工了。在阳光照耀下,一排排新房整齐划一、十分美观。

  “这个项目倾注了他很多心血,一开始村民不愿意搬,他就挨家挨户去做工作。从建设规划、房屋设计再到工程建设,都是他一件件安排落实。”洒海村村委会副主任李建荣说,“真希望国良能亲眼看到村民们搬进新家。”

  “国良哥走后大家都很难过,但我们每个人都还和过去一样,继续在自己的岗位上忙碌着。”杨钦说,“帮助乡亲们早日脱贫才是对他最好的告慰。” 新华社昆明5月27日电


(责任编辑:景远)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