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大事巡礼
2017脱贫攻坚奖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季景书:让张泉百姓有奔头

2018年04月20日 09:57   来源:光明日报   

  季景书与张泉村村民交流谈心。张轩摄/光明图片

    【我奋斗我幸福

  驻村以前,我是北京工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硕士生导师。2016年,北京市委组织部选调我到农村当第一书记,做精准扶贫工作。还记得2016年11月26日我第一次看到张泉村时的情景: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通向村子,满山的积雪,石头房子,没有上下水、没有暖气。面对这样的贫困山村,精准扶贫工作到底该咋办,怎样才能让张泉老百姓富起来,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又是来镀金的吧?”

  “你一个当老师的来我们这穷山沟能干啥?”

  村民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我这个第一书记,脸上写着不信任。我心里明白,要想让老百姓信服,就得干出个样儿来。

  为了拉近同乡亲们的感情,我顶风冒雪,走东家,串西家。今天到赵大爷家坐坐,摸摸炕上凉不凉;明天到王大哥家唠唠,问问还缺啥短啥。慢慢地乡亲们和我开始无话不说。没过多久,我就掌握了全村基本情况。

  有一次,我用自己的车送张大爷下山。他无意中说了句,“唉!啥时候能有条像样的路就好喽!”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我。对!必须修一条像样的路。老百姓的需求就是我工作的方向。

  于是我和村党支部书记赵克信三天两头往镇里、区里跑,找主管领导反映老百姓的诉求。那些日子我心里总在琢磨修路的事儿。直到有一天领导给我打电话说:“季书记,关于修路的事儿,您就甭跑啦,放心吧,天气一暖就动工。”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要修路的消息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张大爷拉着我的手激动地说:“行啊,你这个第一书记,还真有两下子!”

  修路的事儿有了着落,可另一件事儿却让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那时刚来张泉村没多久,我发现红果树下掉了成片的红果。我捧起一把,问和我一起上山的单哥:“这么多红果咋就不要了?”“不值钱,还不够瞎劳神呢!”单哥说。听完这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么好的东西丢掉真是太可惜了。

  下山后,我和赵书记就合计着“借船出海”。意思就是把村民家中不值钱的红果收上来,再找一个企业深加工,最后把产品卖出去。我动用了所有人脉联系企业,天南海北地跑了好几家,鞠躬作揖,好话说尽。最终,浙江湖州的一个企业老板见我诚恳的样子,答应帮着进行红果深加工。

  村民赵习礼是个养蜂专业户,却总挣不到钱。我专门请来了农科院蜜蜂研究所的专家,把赵习礼的蜂蜜加工成能吃的蜂蜜唇膏,收入翻了好几番,乐得两口子合不拢嘴。村民赵小翠,一家子都是残疾人,她靠着串珠的手艺支撑起整个家。为了增加销路,村里决定收购她的手工艺品,搭配其他村民的产品一起销售。村民王军红两口子开了个农家院,做得一手好点心。我跟他俩商量,一起用核桃、板栗、红果和面粉弄了个新点心,起名叫“核栗红”。我还请来平谷旺旺食品加工厂代加工生产“核栗红”雪米饼。又与河北兴隆、承德的厂家合作加工板栗仁、红果陈皮酒。就这样,产品一个接一个地投放市场,但没有品牌还是打不开市场。经过村两委会商,我们决定注册村集体企业,把张泉老百姓种的核桃、板栗、红果等加工的产品由公司统一销售。用什么名字注册呢?我想,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带领张泉老百姓过上小康生活,企业名字就照这个方向取。2017年5月18号,我从工商所拿到了“北京张泉达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执照,那一刻我甭提有多高兴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经营好张泉达康上,把多年积攒的人脉、知识都用在了张泉达康产品的开发包装和营销上。

  现在,我们已经生产出24小时健康养生套装产品,统一为“张泉达康”品牌,我们建议消费者早晨喝蜂蜜水、搽唇膏,上午饮红果养生茶、吃板栗仁,下午品养生茶、吃“核栗红”,晚上喝小米粥,睡前喝红果酒,这样城里人就能从早到晚都吃到张泉村没有污染的绿色食品了。

  我来张泉村时间不长,投入了很多感情,触景生情写过一首《张泉赋》:张泉不远,京城百里;山路弯弯,时光渐慢;山青水甜,没有雾霾;昼见蓝天,夜数繁星;静心洗肺,此为张泉。

  我的梦想是实现《张泉赋》里的景象:一年四季有高端的民宿旅游,在春天欣赏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在夏天避暑纳凉数星星;在秋天采摘;在冬天观雪。

  作为张泉村第一书记,我将带着对党的忠诚、为民的深情抓脱贫,推动中央脱贫攻坚政策精准落地,让扶贫之心进一步热起来、扶贫之行进一步实起来、扶贫之效进一步凸显出来。我将继续奋斗下去,带领张泉百姓坚决打好精准脱贫这场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决定意义的攻坚战。

  (本报记者董城采访整理)


(责任编辑:景远)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