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看成效
2017两会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茶山上埋头干了17年,五指山“茶姐”有3件心事

2017年09月13日 10:19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茶姐”郑丽娟(右二)和茶场员工在采茶(8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赵颖全摄

  新华社海口9月12日电(记者凌广志、刘邓、代超)在海南岛说起“茶姐”,人们都知道她的名字叫郑丽娟。她在五指山深处的水满乡茶山上埋头干了17年,培育出的“椰仙”有机红茶成为海南茶叶的知名品牌。面对人们的羡慕和赞许,快人快语的郑丽娟却向记者道出了她沉甸甸的心事。

  心事一:如何让五指山的品牌响当当

  五指山是海南岛的生态核心区和水源涵养地,700米左右的海拔,北纬18度的地理位置,具有天然的优质茶叶生产条件。在时断时续的蒙蒙细雨中,郑丽娟带记者登上了她的茶园,放眼望去群山环抱、云雾缭绕,五指山的“大拇指”高高耸立。郑丽娟说,虽然这里是茶叶生产的好地方,但生态容量有限,如果粗放生产经营,就太对不起这好山好水了。从搞茶园开始,她就坚持不用化肥、不打农药,人工除草。尽管员工们认为这是“钱多人傻”,不愿那么辛苦,但郑丽娟还是坚持下来。

  2015年11月,以“琥珀汤、奶蜜香”为特色的“五指山红茶”获批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自此凡是水满乡附近六公里范围内的种植户、合作社都可以共享这个公共品牌。“我最自豪的是与母亲肖玉芳两代‘茶姐’打造了两个国家地理标志——五指山红茶和澄迈苦丁茶,这都是地方的无形资产,能够造福一方。”郑丽娟说。

  然而越做得好,郑丽娟越感到问题突出:一些茶场不做有机茶,加工制作也不精良,有些外地红茶也打五指山红茶的牌子。作为五指山市茶叶协会的会长,她经常向十几家会员企业、合作种植户和市领导游说:“做茶园是需要几代人努力的,不能急功近利,五指山要有国际范儿,追求做到最精致,用工匠精神树百年品牌。”

  心事二:如何让好山好水成为金山银山

  五指山是海南少数民族聚集地,也是国家级贫困县。郑丽娟开办茶场以来,就一直把带动周边黎族、苗族群众脱贫致富作为努力目标,每年将育好的种苗,免费送给村民种,上门手把手指导。

  目前仅郑丽娟带动的农户就有80多户,其中一半是贫困户,无论是在茶场打工还是向茶场卖茶青,都有较好的稳定收入。采访中,只见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十几名黎族妇女正在采茶,在茶园工作两年半的王菊荣告诉记者,她每个月都能采20多天茶,工钱一天80元,收入稳定,还可以照顾家和地里的农活。

  谈起五指山市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脱贫攻坚,郑丽娟显得有些激动:“五指山有这么好的自然禀赋,有什么道理受穷呢?关键是要转变理念,这里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都有取之不尽的财富啊。”作为“茶姐”的郑丽娟,过去开口闭口说的是茶产业,现在又经常把旅游、脱贫等词挂在嘴边。水满乡有保存完好的黎族古村落、大峡谷漂流,本地产的山兰稻、野生灵芝、五脚猪等资源也是宝,连茶山上的各种野菜都是城里人喜欢的稀罕物。

  现在郑丽娟正谋划着打造一个可以媲美台湾阿里山的茶文化园,让丰富的旅游资源与茶文化形成良性互动,给附近的黎族、苗族群众提供多种就业岗位和销售农产品的机会。

  五指山市委书记宋少华说,有郑丽娟这样的企业家带动,五指山就会走出一条利用本地资源优势的绿色脱贫路子,早日摘掉贫困县的帽子。

  心事三:如何培养更多当地农技人才

  名牌大学毕业的郑丽娟,2001年从广州的名企辞职来五指山创业时,茶园没有电,过河没有桥,划竹筏子运送茶树苗和建筑材料的场景仍记忆犹新。办事风风火火的郑丽娟,这些年跑坏的越野车就有4辆,每辆行程38万公里以上。

  越创业,越感到人才缺,招不到人,也难留人。做事不怕难的郑丽娟,在这件事上可真犯了愁:“去城里读书的山里孩子都不愿再回归山林,我劝他们来学做茶,一年给他们十多万元,还是难以打动人家。”在茶园,两位在此实习的女大学生身穿黎族服装,帮着泡茶接待各地来的客人,郑丽娟一有时间就带着她们上山学采茶,就是存着一份“私心”——希望她们能投身到茶文化事业发展中。

  有一个现象让为人才发愁的郑丽娟更加忧心:五指山的农校很难招到学生,专业设置不能适应市场需求,这与企业迫切的人才需求形成强烈反差。“可能很多学校并不知道企业的情况,也不做市场调查,海南在茶文化、茶产业的专业教育上是空白的。”

  现在郑丽娟企业里的员工大多是50岁以上的老茶工,40岁以下的只有几个人,还是2008年以前从华南地区几所有茶专业的学校招的。郑丽娟盼望职业教育多培养本地生源的农业技术人才。


(责任编辑 :景远)

分享到:
35.1K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