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看成效
2017两会
首页 > 滚动资讯 > 正文

操心扶贫的德国博士,错失川西高原的春天

2017年07月03日 10:06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帕奈博士在实验室,手捧的塑料罐里装着蔓越莓克隆苗。   受访者供图

  ▲帕奈博士的遗孀干文清在查看兰花发育状况。  受访者供图

  “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环境保护。但另一方面,这里住着农民。因为高海拔和基础设施落后,他们收入微薄,不得不依靠一小块田地上的产出为生,但这些不足以满足现代生活的需要。把他们关在大门外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需要生存。所以,为了完成我们的环保工作就必须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

  四川省千人计划专家、德国科学家豪格尔·帕奈把生命中近三分之一时光留在了川西高原。17年来,他往返于成都平原和四川藏区,依靠植物克隆技术帮助藏区引进、种植高附加值的水果,以扶贫促进生态保护。两个多月前他因劳累病逝在实验室,享年57岁

  本报记者王迪

  7月初,几场雨过后,青藏高原东缘的若尔盖湿地进入一年中最美的季节。阳光洒在8000平方公里的草原上,草地上遍布牦牛和野花。

  此时,豪格尔·帕奈克隆的蔓越莓苗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发芽。在这片寒冷、贫瘠的土地上,这位德国生态学博士曾打算今年种两万株蔓越莓,以帮助当地农牧民增加收入。

  然而他没有等到这一天。两个多月前,在结束若尔盖考察后不久,豪格尔·帕奈在成都实验室分析采样土壤期间因突发心脏病离世,享年57岁。

  一个世界顶尖的兰科植物学家,何以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为内陆山区的农民操心生计?在川西高原生活的20年,他究竟留下了什么?

  纯粹的专家

  帕奈的实验室里依旧整齐地摆满了透明的塑料罐。蓝莓、黑莓、蔓越莓、彩色土豆、兰花、中草药……每一个罐子都盛着他改善中国生态环境的努力。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副县长刘跃文还记得帕奈在若尔盖考察3天的身影:“他个子高大,一下子就翻过了草场的围栏。他拿着一个小铲子,一个塑料袋,每采集一个样本就贴一个标签。他和我们一起把条件最艰苦的地方都走了一遍,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刘跃文两年前还是阿坝州委组织部的干部时就认识帕奈。刚开始他还有点怀疑,一个老外为什么要在藏区呆十几年,后来经过交往发现,“他就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专家”,对藏区发展也有公正评价。

  位于四川省西北部的黄龙风景名胜区是由众多雪峰和冰川组成的山谷,所在区域是全球36个生态多样性热点之一。这里种类丰富的兰科植物深深吸引了帕奈,他曾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兰花组专家的身份撰写了植物学科普读物《黄龙兰花》。

  1997年,帕奈以一名生态学家的身份第一次来到黄龙。因为和他同行的还有两位日本学者,旅行社误以为3个客人都是日本专家,于是请刚从日本留学回国的干文清做陪同讲解。

  “我就是这样遇到我妻子的。后来她很快学会了德语,这样我们就方便沟通了。再后来,我就成了中国的女婿。”在今年年初的一次采访中,帕奈这样告诉本报记者。

  从2001年至今,帕奈以德国政府“国际派遣和发展中心(CIM)”的高级人才援中专家的身份,受聘于黄龙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管理局高级顾问。他长期从事黄龙生态环境研究,先后获得“四川金顶奖”“中国友谊奖”“四川省千人计划扶贫专家”,并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帕奈的主要职责之一是为黄龙景区提供生态保护方面的建议。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黄龙他发现人和环境之间的冲突日益突显,村民在景区违法伐树、挖矿、偷猎的行为时有耳闻。这让他开始思考如何打破僵局。

  “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环境保护。但另一方面,这里住着农民。因为高海拔和基础设施落后,他们收入微薄,不得不依靠一小块田地上的产出为生,但这些不足以满足现代生活的需要。把他们关在大门外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需要生存。所以,为了完成我们的环保工作就必须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帕奈在一次接受电视采访时说。

  “归根结底,人更重要。”他告诉本报记者。

  从蓝莓到蔓越莓

  川西高原土壤贫瘠、气候恶劣,本地农民通常以种植青稞和玉米为生。

  帕奈最先想到的增收办法是让农民种蓝莓。蓝莓在一家中国水果店曾可以卖到400元/斤,而且能在黄龙景区周边的酸性土壤中生长。在他的提议下,2008年,德国大使馆和黄龙景区管理局共同出资购买了少量蓝莓种苗。帕奈对这批种苗进行克隆,克隆后的种苗在毗邻景区的阿坝州松潘县小河乡和施家堡乡试种。

  “用于繁育兰花的生物技术同样也适用于水果。我们可以选择一个非常好的植株,一年内克隆100万株出来。就像生产汽车,每一株的果实品质都是一样的。”帕奈说。

  经过3年,一家试种蓝莓的松潘农户获得了大丰收,当年产出100公斤。在施家堡乡,如今已有110户农户加入专业合作社,蓝莓面积也推广到近400亩。当地还办起了以蓝莓采摘为特色的“蓝莓节”,每年夏季当地村民都会邀请帕奈参加。据统计,从2013年到2016年,仅通过官方渠道在黄龙景区销售的本地蓝莓收入累计就超过了150万元。

  蓝莓的成功给了帕奈很大的信心。随后,他有了更宏伟的计划:3年内在阿坝州快速推广包括蓝莓、蔓越莓、黑莓在内的5种经济作物。

  “我们瞄准的是有保健功能的第三代水果。它们在中国或者没有,或者有但没有种植。”干文清说。她和帕奈组建了一个团队,两人分别负责市场和技术,在成都的实验室开始克隆和培育的实验。

  干文清向记者描绘了他们的愿景:从产品设计、市场营销到深加工,在当地塑造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帕奈可以利用自己在学术界的资源发现并引进最新的优质品种;阿坝州的高等院校可以提供产业化所需的科研人员;当地政府引导建立成百上千亩的推广园区;食品和营养品公司在阿坝建厂,保证果农的市场。通过这种方式减少农业内在的风险,让农民获得稳定的增收渠道。

  错过的春天

  帕奈相信,蔓越莓能够治理草原沙化,同时又能实现良好的经济收益。他们今年的重点是把两万株蔓越莓移植到若尔盖湿地。

  一方面,蔓越莓耐高寒、喜欢水,能帮助改善若尔盖湿地的生态。位于川西北的若尔盖湿地面积近16000平方公里,在枯水期为黄河上游提供了约40%的水量,是长江、黄河上游的重要水源涵养地。与此同时,若尔盖湿地也是中国土地沙化速度最快的地区之一。

  另一方面,中国对蔓越莓的需求正在快速膨胀。据美国蔓越莓市场协会统计,过去5年,美国对华蔓越莓出口增长728%。在2015-2016年度,中国共进口美国蔓越莓5820吨,较上一年度增长了55%。

  若尔盖县是典型的牧区县,当地牧民世代沿袭着逐水草而居的生活。近年来兴建的牧民定居点改善了牧民的生活条件,但也放大了放牧对环境的压力。

  “当牧民带着牲口定居下来,牧场的土壤就被破坏了。但如果不定居,怎么才能让他们有很好的教育和医疗保障呢?过去他们的生活虽然自由,但也艰苦。我们要帮他们在牦牛之外找到谋生的方法。”帕奈认为种植蔓越莓能够解决这样的冲突。

  4月19日下午,帕奈做完若尔盖采样的土壤分析后,疲倦地走向实验室隔壁的一张床上,准备小憩。结果,他再也没有醒来。

  此前他刚刚结束了若尔盖为期3天的考察取样,几乎走遍了所有乡镇。一回成都,他就开始做实验,睡了做,做了睡,只为赶上青藏高原短暂的春天。

  “下午3点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就睡着了,就走了……”干文清开始哽咽。“只知道他走得很安详,睡梦中一点痛苦都没有。唯一不能让我释怀的是,他怎么都没有说一声再见!”

  帕奈在返回成都的路上和妻子说,没想到若尔盖这么偏远的地方还有河谷地带,气候比一般高原温暖得多。他刚从德国带回来一些彩色土豆,可以种在这里。

  “实验室里土豆刚刚克隆出来,已经开始发芽了。这种土豆特别有利健康,而且一个季节农民就会有收获,而蔓越莓要等3年。长效短效措施都结合起来,就是一个很丰满的扶贫项目。还有很多东西他自己也是信心满满地在做,在出成果,没想到他就走了……”

  完成博士遗愿

  几周里,干文清每天都能收到几十封、有时上百封的邮件。这些邮件大多来自帕奈的朋友和同事。“一个外国人能在中国做这件事特别不容易!作为同行要支持你们,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帮忙解答。”“一定要坚持下去!”

  “有些人要把自己的论文献给他。还有专家说愿意到中国来帮我们,做志愿者……”她再一次哽咽。

  而帕奈的离去,也让当地的村民感叹和怀念。“他走得太可惜了,这个人帮助了我们。”阿坝州红原县瓦切乡的藏族村民汪四感慨道。帕奈生前曾多次前往汪四家,无偿提供了蓝莓和蔓越莓的种苗和技术指导。

  “他很有耐心、随和,没有架子,对我们很真诚。我们这里有沙化,而且高海拔的地方不产水果。如果能种成功,对改善环境和生活都有好处。”汪四说。

  “我肯定要把博士没做完的做下去。我也跟他承诺,留下的两个没有成年的女儿,一定要把他们扶养成人。”干文清说。

  干文清是川大日语专业的毕业生,但她说跟博士一起的20年里他们就是一个科研团队,“应该是他最好的学生”。

  她坦承,虽然她深度上不及帕奈,但也算半个专家了。“研发方面可能有一定的问题,但是帕奈全世界的同行都愿意帮助我们。通过已有的常规的操作,是可以把帕奈博士十几年辛苦积累的成果落地的。”

  今年下半年,干文清还将应邀到澳大利亚和日本分别演讲,代替缺席的帕奈博士。这是她第一次在国际会议上做演讲。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但至少给自己一年两年的时间,也算给他一个圆满的答复吧。真的,就不睡觉我也要熬过来,踏上一个新的高度。”她说。


(责任编辑 :景远)

分享到:
35.1K
Close